主页 > R酷生活 >《越无聊,越开窍》:科技断食,助你摆脱知识焦虑 >

《越无聊,越开窍》:科技断食,助你摆脱知识焦虑

2020-06-11 00:13 来源:http://www.36shenbo.com 栏目:R酷生活

作者:玛诺什.佐摩罗迪

「在一起孤独」是怎幺发生的?

大学是世界的缩影,在其中,科技解决方案日新月异,相对的,鼓舞人心又带点尴尬的人类互动则持续缩水。诚如特克在《重拾对话》里所写的,麻省理工学院正在发展一项计划,人们可以键入自己的问题、上传到「亚马逊机器土耳其人」(Amazon Mechanical Turk)——那是一种全球线上工作聊天室,透过群众外包,处理「请求者」上传的问题工作,从回答网路鞋店的颜色编码问卷,到各种心理治疗法都有。

要是有人在「会谈治疗2.0」上,听到你一直做坠机的噩梦,又有人听到你抱怨蛮横的母亲,可能连心理学大师西格蒙德.弗洛伊德(Sigmund Freud)都会从坟墓爬出来。

特克无法认同,将心理治疗外包给匿名的虚拟日间兼职劳工,这种粗糙的构想,原因是「没有一个人能站在你的立场为你着想。」我还要补充,他们也无法和你合作,找出潜在的解决办法。

网友评论,无法使社会更美好

特克将虚拟治疗和传简讯而不通话的情况,视为整个社会不重视对话与人类感情的大趋势。「我们忘了,对话应该要和记得之前对话的人一起进行。」她说。「对话因为有历史和同理心,才会发生。」而现代人却花了更多时间,用手机对话,对珍贵的灵魂之窗来说,无疑是种浪费。

特克说,研究证明对话时有手机在场,会破坏交流品质。维吉尼亚科技大学複製相同研究时,并未把手机放在参与者面前的桌子上,而只是在他们的边缘视线内,结果证实,还是产生很大的影响。「如果你觉得被干扰,就不会分享很私密的事情。」特克说。「即使手机关静音,也会让我们产生隔阂。」

特克热中于重拾对话的使命,不光是因为这对我们好,也对整个社会有所助益。「每个世代都需要有办法维持深度对话,来讨论複杂的事,」她说。「短评解决不了困难的政治或经济问题。」

不幸的是,当特克关于对话和联繫的评论被浓缩后,它也变成了网路资讯:看起来比较老派、古板,而不像是关于人类与科技的进化观点。至少,她那些坚持要写出完美电子邮件,而不去办公室找她的学生,现在都成为出色的作家。

假如就连这些出色作家,都无法与人对话⋯⋯好吧,这也不用完全绝望。我们改变了大脑,也能把大脑改变回来。「我们具有相当的弹性。」特克说。「只要不带手机在夏令营待上五天,年轻人的同理心指数就会回升到正常水準,因为人天生就具备同理心。」

只有一个问题:我不相信那些大学生或你和我,会去参加在外过夜、不闻手机声,只有蟋蟀叫的夏令营。事实上,我向特克承认,我和我先生每天至少互传简讯5次到10次,而且我乐在当中。

我们有很棒的简讯关係。他风趣、自我调侃的10字简讯,完全展现他的个性精华,当我们忙到很少碰面时,这些传简讯的时刻,对彼此的关係很有助益。

至于它们是不是「优质」对话?这个嘛,虽然称不上优质,不过,至少我们这两个有小孩、行程满档的忙碌上班族,还是能充分交流。

「我觉得这很棒。」特克回答。「我的问题不是传简讯这件事,而是在别人面前传简讯。」她和我一样,强调她的研究绝对不是反科技。「我超爱传简讯。」她说。问题出在你把注意力分配给手机和其他人,有时候我们要给自己机会,向他人敞开心胸。

敞开心胸意味着需要时间,结结巴巴的开始、难为情的冷场、尴尬地停顿⋯⋯这些关于对话的细节,不是空白键或收回讯息功能可以帮上忙的。

分心可以选择

科技符合古老谚语:「凡事讲究时间和场合。」可是,面对如此强大的诱惑,我们该如何教导自己和孩子,做到自我规範?什幺样的对话,需要你把手机移到视线之外,而不光是倒放在眼前的桌子上?万一有要事或急事发生、家人找不到你该怎幺办?或者像我同事的例子,他需要手机遥控,让帮忙遛狗的人进家门,而且还是在她看医生的时候。

在「万一」的问题多到一发不可收拾前,方洙正(Alex Soojung-Kim Pang)博士让我回归现实。方洙正是科技预测专家、史丹佛大学学者,也是《分心不上瘾》(The Distraction Addiction)一书的作者。自从他的手机第一次升级后,他就开始创造他所谓的「沉思式计算」(contemplative computing)之路。

就连未来学家都察觉到,智慧型手机的警报。方洙正发现,他再也无法像以前一样,长久、专心地待在实验室。案子开始堆积,每天时间似乎都不够用。他发现自己成天盯着他该死的手机,却没有好好解决问题。这让他开始感到恐慌。

「我自己经历过这些科技所带来的危机。」他解释着。「身为硅谷的科技预测家与未来学家,我整天挂在网路上。也和多数人一样,同时做许多事,没有时间休息。几年下来,我开始觉得自己的专注力严重流失。」

方洙正从牛津大学等学术象牙塔来到硅谷发展,这样的改变让他非常焦虑。他对于自己能长时间专注在大量的文献,斟酌于複杂、奥祕的构想感到自豪。掌握不同的构想、找到解决方案的能力,不仅对方洙正的学术和投资有很大的贡献,也能为他带来很大的满足感。

在他「觉得能力流失前」,他一直觉得才智是自己很重要的一部分。除此之外,他还经历一般的记忆力问题。「我常常走进房间要拿东西,又忘了我要拿什幺。」他说。

方洙正不光是开始「老化」,他仔细观察自己的行为,发现这小小的手机不仅抢走了他的时间,还狭持他的大脑为人质。

「智慧型手机像个四岁小孩一样。」方洙正说。「它们的预设值,是任何事都要提醒你。」新的简讯进来,就会跳出一个小视窗,还有电子邮件、震动提示、WhatsApp、Snapchat⋯⋯到处都是提示泡泡,接下来你便发现,自己被淹没了。

方洙正继续把智慧型手机形容成幼童:「当它们想要吸引你的注意力时,就非立刻达到目的不可,完全不受任何规範,才不管现在能不能干扰你。」

如果你放纵小孩,他们就会肆无忌惮。可是身为父母,我们可以教育小孩守规矩。同样的,我们也可以教育智慧型手机要守规矩。我们可以把那些持续干扰的装置。转变成维持注意力的装置。

方洙正坚信「分心是一种自由选择」,因而着手研究与发展数位实践正念的计划。比方说,把手机从调皮捣蛋的小鬼,转变成乖巧的好宝宝;设法定出规矩,利用我们的装置「让它们守本分」。这些动作,不会让数位设备消失,它们是现实世界的一部分。

可是,这不代表我们一定会分心。

科技断食,助你摆脱知识焦虑

就像我在「无聊而精采」计划中所发现的,方洙正也看见,要提高生产力就得有时间思绪漫游,或像他所说的:「什幺都不做。」抱歉,清空电子邮件收件匣,不可能立即让你想出新商业构想,中间还需要留白的步骤。

对方洙正而言,这意味着他得回归他的学术根源、好好研究相关文献,以了解神经科学、注意力心理学、多重任务处理,以及其他会影响大脑的自我分心形式。他说:「我也开始冥想,但我可能是全世界最糟糕的冥想者。」

他表示冥想时,「就算做得不好,你还是会从中得到好处。」他试着透过沉思来恢复自己的敏感度,还发现这项工具,及其他帮助突破难关的传统仪式,其实也能解决,我们每次打开手机、平板,或打开脸书和推特的问题。

这不无道理。就像做瑜伽能让我们的身心愉悦一样,实践正念能帮助我们节制的使用3C产品。你知道的,有的父母完全不让孩子接触萤幕,也有父母认为,应该要让孩子随时可玩电玩游戏《当个创世神》(Minecraft),因为它很有创意。

一定得这幺极端吗?不是全心讚叹科技带来的优点,就是让数位产品永远安息,难道,我们不能和科技维持健康的关係?

方洙正做研究时花了点时间,与那些把萤幕和社群媒体关掉的人相处(一天到一週不等,有一次还长达一个月)。他也支持离开数位产品一阵子,来帮助人们更了解并小心使用科技。他所谓「沉思式计算」的重点在于,把这些最佳实践融入我们的数位生活,而不是完全不碰。

最后他得到结论:「舒缓工作压力的方法,不一定是离职,同样的,我们一定能想出如何和数位产品互动,或它们如何和我们互动的方式,以避免许多这类问题。」


方洙正的健康手机习惯四步骤

掌控看萤幕的时间也是一种技巧,和冥想、演讲,甚或玩《魔兽世界》(World of Warcraft)没有两样。这些我们赖以对外连结、增加效率的设备,有一种「避不了」的特性,我们会觉得非注意它们不可。

可是,方洙正想让大家知道,你可以「主动选择这些科技,在你生活中扮演什幺角色。」以下是方洙正让iPhone谨守本分,或至少让我们的生活稍微平衡一点的方法:

1. 关闭不重要的通知

要记得,你刚拿到新手机时,它会像个孩子一样、随时需要你的关注。方洙正说:「它们的预设值是凡事都要提醒你。」他自己就把手机上的通知全部关掉,并移除不必要的应用程式。

他补充说明:「我发现若只从电脑上脸书和推特,完全不会影响你的生活。」

2. 确定你收到的通知是重要的

问自己一个重要的问题:紧急情况时(例如世界末日),你会希望谁能够找到你?方洙正自己的情况是,小孩的学校、他的近亲和几个亲密友人。他把这些人的电话设成特别的铃声:德雷克与骨牌乐团(Derek and the Dominos)的〈蕾拉〉(Layla)第一小节。

「虽然我听过这段吉他演奏上百万次,但只要它响起,不管我身在何处、在做什幺事,我一定会注意到它。」他说。「大概有十几人的来电,被我设成这种铃声,其他人则是布莱恩.伊诺(Brian Eno)的〈机场背景音乐一〉。」我对伊诺的音乐不予置评。只是,〈蕾拉〉吸引方洙正的注意,不管他当下有多专心都一样(并让他停下其他任何事情)。

他认为手机应该扮演一个称职的接待员,要能决定来电是否需要立刻接听,或先请对方留言。拟定一份名单——只列出重要人士、简短又神圣的名单,并设好铃声,「让最重要的人可以随时联络到你,其他人则保持一定的距离。」

3. 与「幻想震动症候群」搏斗

如果你不知道幻想震动症候群(phantom gadget syndrome,简称:PGS)是什幺,它是指没有来电时、你还觉得电话在震动,大多数人应该都有这种经历,而且很吓人。我自己就很不好意思地承认,我常常误以为我的肠胃蠕动是电话简讯。

方洙正表示:「我们变得太习惯,下一秒就会有简讯或推特通知进来,因而开始出现错觉。」他说医疗人员多半有这样的症状,因为如果他们没接到讯息,很有可能攸关生死。

对于这种令人不安的随时通讯副作用,方洙正提出的解药是避免把手机摆在身边。除非你是医生或其他分秒必争的专业,他建议不要贴身携带手机。把它放在袋子里可以营造出一定程度的界线,并且「将你和手机的关係调整到对你有利的平衡」。

4. 记得呼吸

「记得呼吸」这四个字是方洙正的萤幕保护程式。科技作家琳达.史东(Linda Stone)发明了「电邮窒息」(e-mail apnea)一词,她的意思是「处理电子邮件时暂时不呼吸或屏息或吞下呼吸」。你一定知道这种感觉:检查电子邮件或等待网页下载时,我们往往屏住呼吸(更别提双肩耸到耳朵旁)。

方洙正表示,屏息是焦虑的新症状。「这是1,000年前你以为你被老虎追、需要静止不动时会做的事情。」他说。因此,憋气是「无意识的紧张刺激」。想想看,我们每天要查看数位设备多少次,那是很大的压力。方洙正在锁上的萤幕提醒自己要呼吸,表示他每天会看到这句话几十次,然后就会呼吸,平安喜乐。

相关书摘 ►《越无聊,越开窍》:有建设性的白日梦,解决你的人生难题

书籍介绍

《越无聊,越开窍:无所事事更能释放你的创意与效率》,天下杂誌出版
.透过以上连结购书,《关键评论网》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。

作者:玛诺什.佐摩罗迪
译者:刘复苓

讯息不断线、离开办公桌继续处理公事,你以为这样才有效率,其实,这些动作都在默默摧毁你的产能!洗澡、摺衣服、看着水煮沸……多数人觉得无聊、浪费生命、毫无生产力的事,反而让大脑全速运转。

无聊很没用?其实大脑超需要!关键在我们需要思绪漫游!心理学家实验证实,开会时放空、聚餐时神游这些看似没效率的无所事事,大脑反而会自动让事物产生新的联结,也就是「思绪漫游」模式。此时大脑使用的能量,高达认真思考的95%!

TED演讲《无聊如何产出最出色的点》点击率超过183万次、《快公司》(FAST COMPANY)2018年TOP100最有创意商业人士玛诺什.佐摩罗迪(Manoush Zomorodi)找来2万名自愿者挑战「无聊而精采计划」。结果证实,培养深读力、深度工作力及实践专準主义,都与无聊息息相关。

《越无聊,越开窍》:科技断食,助你摆脱知识焦虑


相关文章